温礼尴尬地放下遮脸的手掌,无可奈何地看向温知

温知微微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不咸不淡地开口道“听闻与忠亲王府结亲的萧家共有六子,可萧家夫人喜爱女儿,求神拜佛多年后,终于萧夫人房里的一个通房得了个女婴,萧夫人喜爱非常,不仅日日带在身边亲自照顾,还给了那通房抬了姨娘,分了一处院子。”

老太太依旧冷着脸,殷氏作为主要被指责的人也不好开口,王氏轻轻揽着温桃,笑着附和道“这个我知道,萧家六位公子都是聪明孝顺的孩子,可我与嫂嫂每回遇见萧夫人都得灌一耳朵我们家幼禾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全然不提儿郎,可见是真心喜爱姑娘家的。”

温知颔首道“叔母说的是,萧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什么都给最好的,幼禾五岁时便想叫女儿拜在郡主门下,还央求郡主收为内门弟子,送女儿拜见郡主时简直是倾全家之力,萧夫人连萧老夫人和忠亲王下嫁的嫡长媳妇也给折腾去了,随着一道去的还有成车的礼品,敲锣打鼓地到了郡主府,谁知连门都没进去,只得了一句娇宠太过便被打发回去了。”

老太太喉中一哽,脸色更加的不好,甚至已经有些发黑

殷氏十分复杂地看向心爱的大女儿,心中却是又甜又苦:虽说你是想替为娘说话,你这不是指着老太太的鼻子说她是不想让家里好过才责怪殷氏不送女儿去求学吗?虽然的确如此,但哪能把这些话硬邦邦地往老人家脸上甩?老太太这会儿递台阶尚且不愿下,哪里受得了火上浇油呢?

方才还在搭话的王氏愣了愣,然后微笑着垂下头,疼爱地抚摸温桃颈背,仿佛沉浸在自己有女万事足的世界里

士诚和士庭互看了一眼,谁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温瑕见殷氏受刁难,嘴角冷冷地勾了勾,身子略微向后靠在椅背上看戏

温然正想着要不要找些困了饿了之类的借口把殷氏拔出去,忽听一声嗤笑,转头一看,正是金姨娘

金氏才吃了颗糖渍荔枝奴,顶着众人的视线不慌不忙地用舌头将乌黑的果核从唇齿间推出来丢在浅口小铜盘子里,拿帕子擦了擦嘴角道“太太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儿的女儿却不尽心疼爱,不像奴婢,今儿七姑娘求学,奴婢虽不能陪着,却是心焦难忍,奴婢又不需要掌管全家,也不必替家里出入上下,只好来老太太屋子里烧香拜菩萨,替咱们七姐儿求个好前程。”

殷氏挺了挺腰,轻蔑道“这是没法子的事,你为咱们家生儿育女,老太太,老爷和我自然也给你贵妾的体面,可终究我才是孩子们的母亲,你对七姑娘的这份心我记下了,回头自会赏你的。”

金氏勾着嘴角,偏着身子,轻佻道“太太这是说我不配呢,这倒是没错,奴婢是不配的,可太太也只配送个庶女去求学,真轮到了嫡女的头上不还是得老太太露面,说到底,我与太太谁又真比谁高贵呢。”

温然立时紧张起来,立在温然身边的元妈妈轻轻把手搭在自家姑娘肩膀上,指尖安抚地拍了拍

殷氏将保养得当的手掌握成一只拳头,怒斥道“你还有没有个规矩了?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满嘴的荒唐,还说起我来,果真是给的体面多了,你个贱婢也敢谈论起来了!”

金姨娘半点起身的意思也无,只仰头垂眼地把双手搭在身前做出个行礼的姿势,漫不经心道“太太怎生气起来,奴婢只说自己卑贱罢了,太太想多了,再说奴婢如今的贵妾体面都是依靠着老太太慈悲恩赏,若是依着太太,妾身和温瑕温若都还在庄子上过着银粮短缺的苦日子呢。”

“你...”殷氏显然是气极了,伸出手指了金姨娘三五次愣是骂不出话来

“好了。”老太太不知何时消了气,甚至眉眼之间甚至隐隐有了些笑意“吵的什么,金氏,太太终究是当家的主母,你也太无礼了些,还不给太太赔罪。”

方才还讥言笑语的金姨娘立即规矩起来,站起身朝老太太福了福“奴婢出门久了,府里的规矩大都浑忘了,还请老太太垂怜,饶过这回罢。”

“嗯”老太太点点头,又朝殷氏道“你也是,不过是孩儿们上学,谁去不是一样?好好儿的同妾室论起尊卑来了,都不许再闹了,明儿就是腊八了,闹出事情来叫神仙看见可是不吉利的。”

殷氏只得起身道是

老太太挥手叫两人坐下,又想起明日就是腊八,思索道

“咱们这样的人家少不了腊八施粥的,何况今年不比往年,如今朝廷命主君去赈灾,咱们也少不得大气些,叫人抬几筐铜钱,明儿散出去,今儿晚上叫几个安稳能干的媳妇子去看着熬粥,别误了明日一早的时辰。”老太太把手拢在手炉上,朝殷氏道“明日施粥,叫士诚士庭去罢,你家老爷出去赈灾,府中也不好太过热闹,就别去看冰嬉了,咱们娘儿几个只在我这儿的小佛堂烧香念经,为国祈福,女孩儿家多念佛有好处,普渡寺想来要送佛粥的,你且备好香油钱,莫要失了礼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庶女温然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