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chapter

24

小张点头,支持他:“你这个劲头,我怀疑你都能在组长退休前取代社长。”

林应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忙起工作来就是忘我的的状态,所以特地提前定了好几个闹钟来提醒自己,九点十二分,他照例带上背包前往植物园。

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让别人等她,还是她就是来得比较早,林应准到的时候,她正在门口认真地观察着脚下的路面,虽然林应准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观察的。

他刚把车停好下来,没想到就看到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堵在她面前,嘴里嘀嘀咕咕得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应准疾步走过去,只听到她在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

“干嘛呢你们?”

林应准毫不客气地推了一把为首的男人,打算正面硬刚的意思。

男人当然不会忍他,也推推搡搡地往前挤来。林应准抓住一个男人的手腕,反向往后一带一扭,男人立即痛苦地喊出声,他又一脚踹向旁边另一个蓄势待发的男人,跄得男人节节后退,手再一松,两人倒在一起。

意识到打不过,两人立即开始装成受害者的模样,大声嚷嚷着:“你他妈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打人?老子要报警!”

林应准点头,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面不改色,“行,那我帮你们一把。”

比混混两人先做出反应的是沈芷。

她拉住林应准的衣袖,语调慌忙:“不用报警的!没什么的,真的不用报警,我们先走吧,不用再管这些了。”

林应准望着她张皇无措的双眼和涨红的脸,茫然了片刻,把手机收了起来,没再管那两人,和沈芷进植物园去了。

拿出素描纸时,沈芷这才发现林应准的手上有些划伤。他刚刚速度很快,她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受伤了?”她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水和纸巾,“冲一下吧,不然伤口感染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是我刚才没注意看路撞到他们俩了,我的错才……”

“你很喜欢道歉吗?”林应准淡淡向她看来。

沈芷一怔,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件事情你错在哪了?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把保温杯放回去,头又低下来,默不作声地拿出素描本。

林应准视线落在她的保温杯上,很普通的款式,没有一点花纹的白色,有些旧,杯底甚至有点掉漆。

他其实早就发现了,她用的东西很旧,都很旧。

他之前想过,她可能就是喜欢这一类比较旧的东西,也猜过她那些东西的牌子,但猜不到,也没见过。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意识觉得她用的是名牌。

那肯定啊,韩迪多有钱啊,他女儿的生活能磕碜到哪去?即使现在破产了,但怎么说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半晌,沈芷出声了:“对不起……你别生气。”

林应准的心脏不知道为何,莫名被攥了一下般阵痛。

“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没必要道歉,他们那种人就是社会的渣滓,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拇指不断地抠着铅笔,动作很小,但劲却很大。

林应准知道这是她紧张的表现,上次抠手指也是。

“好了,画画吧。”他语气更加缓和。

沈芷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各自画起画来。沈芷画得比林应准快,但她画完也没有打扰他,只是一直盯着植物看,甚至连把素描本合上的动作都没有。

终于画完,林应准扭了扭脖子,凑近看沈芷的画,再看看自己的。他画的其实也不丑,毕竟有功底在,但跟沈芷的比起来还是差好些意思。

“你学了几年素描?”林应准问。

沈芷抚了抚画页,轻轻将素描本合上,“没有学过。”

这话之前她好像说过,但林应准当时只当她是托辞,并没有当真。

此刻他仍然不太相信:“真的假的?你没学过?看着感觉像是学了有十几年。”

沈芷唇角弯了弯,但动作隐在口罩里,轻声道:“我只有画植物才能看得过去的,画其他的就都不行,可能是因为画久了的原因吧。”

林应准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沈芷拿出相机找角度拍照片,空气再次静默下来。

林应准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带了礼物来给她的,“你待会和我一起去一下停车场,我有个东西送你,还有你的伞。”

沈芷拍好照片,连着摇了好几下头,“不、不用的,真的不用送礼物,我……”

林应准站起来收拾东西,当没听见她的话,“随便你,你不要我就扔了。”

沈芷收拾的动作慢了半拍,一边背包一边追赶着他出去。林应准听见她的脚步声跟上来,勾了勾唇,渐渐放慢了步伐。

东西没什么特别,一个手链,小挂坠里是一点绿绿的草,颜色很好看。

是他之前受邀去一个搞温室种植的投资人那里观赏时,投资人送他的,说一共就五条,给他一条让他拿了去送女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