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刀》转载请注明来源:找书网zhaoshuxs.com

刘书义快步迎出门外:“小师叔,您可来了。本来还想亲自去车站接您,结果被手头的业务绊住了,真是失礼,失礼。”

他转身对屋里的客人说:“您先回去吧,我明天立刻去您家。”

那人几乎要哭出来:“别呀!刘先生,我家那事真的很急,求您务必抽空去看看,一会儿就能完事。”

刘书义面露不悦,催促道:“快说,到底是什么事,我瞧瞧究竟急不急?”

我上下扫视了那男子几眼,缓缓开口:“不就是你不敢靠近窗户嘛?每到窗边就抑制不住往下跳的冲动。尤其是夜晚时分,总觉得窗户外面有东西,连窗户都不敢打开。”

那男子脸色瞬间变了:“这位小……这位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刘书义同样惊讶万分,对方还没说出自己的遭遇,我就已经一语中的。

我悠然道:“你是撞上了阴煞’。”

老人们常说:晚上若听到窗户作响,切不可开窗探看,更别把头伸出窗外,否则容易被阴物抓住头发。那抓住头发的邪煞,不是在窗下就是在窗边,这就叫“阴煞”。等你发现它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无法逃脱了。

我接着说:“你住的房子以前有人****,那人至今仍徘徊在窗户外面。”

这男子一听吓得呆住了:“先生,您说得全对!求您救救我吧!”

刘书义也愣住了:“小师叔,您真是神了,他都没说自己住哪儿,您就能看出这些来。”

我不以为然地撇嘴道:“他头发中掺杂着阴气,明眼人一看便知。只是因他阳气旺盛,所以暂时没被靠窗煞抓住头发,但再过些日子,阴气加重压住他头顶的阳气,他就危险了。你去给我找一把剁骨刀过来。”

刘书义家中正好备有剁骨刀,很快就把刀送到了我手中。我接过刀掂量了一下,从身后抽出卷山龙,一下将剁骨刀削短了一截,又从身上取出红绳在刀柄上缠绕一圈打了个活动结,这才将刀递给对面的男子。

“拿回去挂在你家窗户框上,挂在屋里就可以了。我把剁骨刀削短一半,仿照古代剁人手指的刑具剁指刀。你把它挂在窗框上,就是要告诉窗外的东西,如果再伸手进来,我就剁掉它的手指。”

“挂的时候,记得对外边说:这刀的主人,让她三天内离开,否则,杀无赦!”

那男子小心翼翼地问:“这样就行了?”

我笑着回应:“你挂上刀后,每天留意窗台上是否多出了一个向外的手印,如果有,就说明那东西已经离去。到时候你就按这把刀市场价的三十倍价钱,把钱送到我这里。如果它还不走,我就亲自去收拾它。”

说完之后,我笑眯眯地看着他:“如果你忘了给钱,这把刀我可就不摘下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那男子捧着刀匆匆离开了。

刘书义立刻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师叔,您真得了吴太爷的真传啊,连性格都如出一辙。您这一来,我可是安心多了。之前我还以为自己遇到麻烦了呢,原来您不来,咱们这半间店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我才明白,我爷爷带我入行这十年来,从未出去做过生意。刘书义虽会看风水,却并不精通,导致半月阁的名声一路下滑,幸好他口才不错,否则风水居早该倒闭了。

对此我又气又笑,而刘书义却还在滔滔不绝:“小师叔,您来了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就陪您去拜访各行前辈,咱们半月阁这次要高调复出,震动省城,看谁还敢小瞧咱们?”

“您这套衣服可不行,风水圈那些老古董规矩大得很,要是看到您穿着一身休闲服,头上扎着头巾,手腕上还戴着三串铁珠子,恐怕连门都不让您进。我已为您准备了一套唐装。”

我穿这身是为了行动便捷,头巾手上都藏有东西,只有不懂行的人才会觉得这是奇装异服。看来这个刘书义确实是个外行。

正当我想说话之际,忽然注意到刘书义脸上浮现出一丝死气沉沉的表情,待我细看时,他的面容又恢复了正常。

刘书义与我说话的五六分钟里,脸上的死气相连续出现了三次。我悄然运用秘术“邪狼瞳”,站在正面的刘书义见状不禁吓了一跳:“小师叔,您的眼睛怎么发出绿光了?”

我神情严肃地道:“你已被冤魂缠上,你知道吗?”

刘书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小师叔,您可别开这种玩笑,风水界忌讳这样的玩笑。”

我随手拿起柜台上的风水镜,在镜子上用沾了酒的手指画了一道符箓,递给他:“你自己看看!”

刘书义接过镜子一看,镜子里映出的仍是刘书义本人,奇怪的是,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根麻黑绳,绳后悬在空中,仿佛正要上吊却又尚未将人吊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宝屁龙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