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只是个病人,别叫我天灾》最新章节。

“姐,你没事吧?”

雾气笼罩,江恒立刻开口询问,可耳边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就连原本不停歇的咳嗽,此刻也消失不见。

恐慌瞬间笼罩在江恒心头,虽然江久久只是这具身体的姐姐,但拥有前身的记忆,江恒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亲姐。

雾气降临,他没想到江久久这么快就会出事。

顺着记忆里的路线,江恒摸索着来到床边,他的手微微颤抖,朝着床上摸去。

冰冷的床板上空无一人,江恒愣了一下,两只手同时摸上床,前一秒还在床上的江久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姐?”

江恒立刻大喊,同时弯下腰,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四周摸索。

可将整个屋子都摸了个遍,他也没找到半点踪迹。

“这就是一千天的灾难吗?”

江恒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如果雾气可以吞噬生命,那他怎么可能靠运气活下来。

一股无尽的寒冷涌入他的体内,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在此刻散发出寒气。

也许几分钟,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啊!怪物!怪物!”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

已经准备等待死亡的江恒眼中微微颤动。

雾气并没有直接吞噬人类,虽然不明白江久久是怎么消失的,但屋外的惨叫证明了下城区的别人都还在。

可就在刚才放弃希望的几秒钟,江恒的身体就已经像是结冰了一样,他现在想要起身,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硬生生的揉搓开。

“该死的霓虹界,这滋味还真不好受。”江恒用了许久,才让四肢做到勉强可以移动。

依靠着墙壁,他缓缓拿起一旁的刀。

雾气虽然遮住了他的视线,但无法遮挡声音。

街道上此起彼伏的惨叫一个接着一个,怪物的咆哮声也变的越来越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的数量似乎也在变的越来越多。

此刻出去完全就是活靶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就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人能保证能在垃圾堆里畅通无阻。

躲在墙边,江恒小心翼翼的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街道上的怪物有什么能力他根本不清楚,与其出去和对方硬碰硬,不如躲在房间里以不变应万变。

当然,如果怪物不进入他的屋子,他也不用这么担心。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耳边,像是有什么蠕动的躯体在地面爬行一样,将门外的木棍撞断,摩擦着地面进了屋子。

江恒屏住呼吸,他此刻就蹲在墙边,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只怪物的模样。

黑铜色的麟片包裹全身,粗壮的身体宛如巨**一般,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江恒并没有听到对方吐信子的声音。

怪物在屋里不断盘旋,用躯体撞击着屋子里的东西,它似乎在以此来区分物体和人类。

江恒躲在墙边,握着刀死死盯着怪物的身子,只要对方朝着自己冲过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找书网】地址:zh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