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娘娘她宠冠后宫》最新章节。

从临芳馆到莲花湖畔边不过半柱香,消息却传遍了行宫。

各宫反应如何,沈听宜没有心思去想,眼下,她被闻褚扶着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停靠在湖畔边的舟上。

舟并不小,舟内约莫能容纳数十人,船尾站着一排侍卫,宫女太监得以进入侍奉左右。

舟上的案几上摆着几碟子精致的糕点和一套青色的茶器。

沈听宜见他撩开袍子,席地而坐,不由问:“陛下,是要在这里泡茶吗?”

闻褚点头:“叫你来尝一尝朕的手艺。”

沈听宜惊道:“陛下要给妾身泡茶?这如何使得?”

却不是担忧闻褚的手艺,只是她从未见过他纡尊降贵的姿态。

孟问槐适时道:“昭嫔请放心,陛下泡出来的茶,太后尝了也是称赞不已的。”

皇太后是他的母后,这话里掺了多少宠溺暂且不提。

他笑着继续解释:“昭嫔在调养身子,陛下问过御医,特意选了这个性温的祁门红茶1。”

沈听宜看着闻褚,倍受感动:“妾身何德何能得陛下如此厚爱?”

闻褚听罢,扬了扬眉,黑沉的眸子直直望向她:“朕觉得你担得起,你等着好好品尝就是。”

他泡茶的动作行云流水,从温杯开始,接着投茶、润茶、冲茶、出汤。

沈听宜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泡茶的步骤。

最后,闻褚将茶分好,将茶杯推到她眼前,茶的气味香甜,汤色红亮。

沈听宜轻嗅了两口,微微抿了抿,开始夸赞:“陛下手艺精湛,甚过妾身从前饮过的所有茶水。”

她垂着眸,认真地品味着,声线轻软,比红茶还要清甜,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她说出来的话。

闻褚大笑。

正笑着,他无意往外一瞥,忽然收了声。

沈听宜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辨认出来那人身份:“陛下,是贺淑仪。”

贺淑仪一袭藕粉色的宫装,置身于莲花之中,裙摆随风飘动,她微微弯腰,又采摘了一张莲叶捧在手上,莲花与莲叶的掩映下,她的气质更显清冷出尘。

沈听宜脸上笑意不减:“陛下,既然遇见了,可邀请淑仪娘娘一同来赏莲?”

闻褚抿了一口红茶,淡声道:“不必了。”

那边,贺淑仪经过宫女提醒,发现了帝王和沈听宜,着人将小舟摇摆靠近。

她体态婀娜,盈盈一拜:“妾身给陛下请安。”

沈听宜正准备起身行礼,却被闻褚按住了胳膊,道:“舟上不稳,贺淑仪不必多礼。”

贺淑仪嘴角带着笑意,瞥了眼沈听宜,朝闻褚解释道:“妾身在此采莲,不想惊扰了圣驾,还请陛下恕罪。”

两条船靠的不近,无人划桨,水面逐渐平静下来,天光和云影一起映入了湖面。

闻褚对她的话不置一词,只是问:“贺淑仪喜欢荷花?”

沈听宜却听出来他语气里的平淡和试探。

“荷花是花中君子,妾身欣赏不已。”贺淑仪弯唇一笑,语气怀念,“家中有一位阿姐喜欢,时常带着妾身采莲,如今妾身看见荷花,便想到了阿姐。”

闻褚闻言,轻笑了一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2贺淑仪既然喜欢荷花,便也该学一学荷花高洁、高尚的品质。”

他的语气里似乎有着淡淡的嘲讽,贺淑仪听着,虽觉奇怪,却也没多想,低头应是:“陛下说的是。”

闻褚话音一转:“孟问槐,传朕口谕,贺淑仪久侍宫闱,持躬端肃,着赐‘莲’为号。”

孟问槐迅速抬头看了眼贺淑仪,不,是莲淑仪,躬身道:“是,奴才遵旨。”

莲淑仪愣了一会儿,诧异开口:“陛下,妾身……”

沈听宜轻轻放下茶盏,朝她祝贺:“妾身恭喜莲淑仪。”

闻褚搭在案几上的手轻点了两下,语调云淡风轻:“莲淑仪是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个封号,还是并不满足于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找书网】地址:zh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