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呦,这个灯笼不错。”吴圩拿起摊上的一个红色灯笼,提在面前左右观看。

许易局促的站起身,”您眼光真好,这是这一批里做工最复杂的一个。“

“是不错。”吴圩笑着拿着灯笼在身旁人眼前滑过炫耀。许易紧张的搓搓手,摆摊这么多天,终于能开张了。

他紧盯着吴圩的表情,生怕他有一点的不满意。吴圩赞赏的对他点点头,满心欢喜的提着灯笼走。

“等一下。”吴圩追上去,笑道:“您还没给钱呢。”

吴圩与身旁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瞅你面生,新来的?”

许易心中咯噔一下,面上依旧赔笑。“对,前两日刚来。”

“看你是新来的份,不跟你计较。记好了,咱们吴少爷在这条街上买东西从来不用付钱。

许易面色难堪,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一咬牙,又追了上去。“几位少爷,这个灯笼是小人废了好几日做出来的。为了这几个灯笼,花了不少钱。您看,能不能行行好,付了这几文钱。”

“也不多。”许易伸出三根手指,“就三文钱。”

“呸。”吴圩身旁的人推开他,喷了他一脸口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挡在吴少爷面前。”

“快滚。”

许易不走,拉着吴圩的衣角跪在他脚边。“这位少爷,您就行行好吧。”

吴圩面色铁青,握着灯笼的手青筋纵起。周围的摊贩听见动静,在一旁偷偷看热闹。吴圩眼神扫过他们,一个个的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掏出一两碎银扔在地上,指着不远处的灯笼,“这些灯笼我全包了。”

许易捡起银子,一个劲的弯腰道谢。

吴圩不屑的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灯笼扔在地上,狠踩几下,将它踩烂。

许易愣在原地。

吴圩又指挥身旁的人将他摊子上的灯笼全部踩坏。

许易:“你......这.......”

吴圩挑衅的看着他,面上带着几分张狂的笑意,“怎么?生气?愤怒?这些灯笼我都买了,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许易手里紧紧攥着那一两银子,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吴圩冷哼一声,带着众人离开。

人走远后,许易从地上爬起,默默回摊子上整理踩烂的灯笼。

他将灯笼全部拿起看了一遍,身边的摊贩见状安慰他道:“小伙子,忍忍吧,那个人咱们可惹不起。”

又看向踩烂的灯笼,摇摇头赞惜,“这么漂亮的灯笼,真是可惜了。”

许易将灯笼里还能用的东西理在一旁,对着阿婆笑道:“阿婆,放心吧,我没事。”

这些材料大概能做三个灯笼,一个灯笼三文钱,摊子上共十五个灯笼,全卖了也就四十五文。现下一下子白得964文,许易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哼着小曲,手脚麻利的收拾摊上的残局。一旁的阿婆还以为他受刺激疯了,跟身旁的老伴连连叹息,“可怜的孩子,也就疯了。”

“咦,那个摊子怎么都是破烂?”林书沅一行人也恰巧逛到此处。

他们走到摊子面前,沈翊安一眼就看出灯笼是被人恶语踩烂的。

许易察觉到有人到来,一边收拾一边道:“不好意思各位,这些灯笼全都卖出去了。”

“许大哥?”林书沅惊呼出声,“你怎么来京城了?”

许易抬头一看,面前的竟是林书沅。她穿着一件粉色刺绣雪纺齐胸襦裙,头上扎了垂挂髻,小脸看着更加肉嘟嘟。“小书沅,好久不见。”

沈翊安出声:“许兄,许久未见。”

他这才看见,林书沅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林书沅拉着穿着赤红衣服的人向他介绍,“这是我哥哥,林云起。”

“这是我的好朋友,沈茹安。”

“哥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在京城外救我们的人。”

林云起拱手“原来您就是许兄,之前多次听小妹提起,多谢您对小妹的帮助。”

许易摆摆手,“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林书沅提起一只兔子灯笼,灯笼的提手断成两节,里面的竹骨刮破兔子表面。“多好看的灯笼,怎么弄成这样。”

“这个啊。”许易挠头一笑,并不想过多解释。

沈翊安适时解围。“许兄怎么突然来京城?”

说到此事,许易垂下眼眸,愁眉苦脸,“我是来寻妹妹的。”

妹妹!林书沅猛地抬起头,任务有进展了?

沈翊安:“我记得许兄曾说,你妹妹早些年被拐走了。”

“没错。”许易点头,“就在你们走后没几日,隔壁家的阿虎回来说好像在京城看见了小荷。我来京城,便是为此。”

“这是好事啊。”林书沅道,“那许大哥见到你妹妹了吗?”

许易苦笑一声,“并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