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最后还是没有告诉萧玄有关他雄父和雌兄的事,毕竟对面来头都挺大的,帝国元帅和贵族公爵是他亲虫这种事情,说是做梦都显得有些夸张了。

何况他也在害怕。

害怕自己与亲虫相认之后,会因为这个原因失去萧玄。

毕竟一开始只是看他可怜才跟他结婚的不是吗?

这段时间的相处不是没有产生一点感情,但是那点浅薄的温情能使萧玄抛下所有顾虑,坦然自若的跟他继续走下去吗?

秋不愿意做赌徒,万一……他无法接受最坏的结果。

其中难免也掺杂了一点儿小私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将萧玄藏起来,不让任何虫知道。

当秋意识到自己是一只贪得无厌的虫。

但是渴望被爱的心永远是盛不满的,就算汲取的爱意再多也依然会想要更多。

就像上了瘾一样。

-

之后的相处一如既往,简单平淡却幸福,至少秋是这么认为的。

萧玄工作带崽两手抓,秋只需要安心出门上班就可以了。

虽然面试被莱顿搅得一团乱,但他还是得到了这个工作。

他顺利的进入了军部担任审计一职,虽然是文职岗位听起来会很清闲,但实际上忙到脚不沾地,唯一的优点就是能每天回家陪自己的雄主和虫崽。

莱顿其实希望他能去第五军团任职,但是秋拒绝了。

他对这种职场后门不感兴趣,而且他不想离自己的雄主太远。

每次出门和回家的时候,都会跟执行命令的军雌们打个照面。

秋不是没有跟莱顿提出过撤回命令的要求,但是被莱顿回绝了。

莱顿说,那些军雌不光是在监视他们,也是在保护他们,因为没耐心的曼斯菲尔公爵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秋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要么主动接受莱顿的示好,要么被动的等待曼斯菲尔公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施的计划。

就连莱顿都对曼斯菲尔公爵有所忌惮,那么他一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拆散一桩无权无势的婚姻对曼斯菲尔公爵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秋最终默认了莱顿的做法。

一开始的时候,秋还会担心外面的异常现象引起萧玄的怀疑,但是当他发现萧玄对一墙之隔的世界毫无兴趣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因为萧玄的社恐死宅属性,非必要绝对不出门,不是在直播就是在陪伴虫崽,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已经被军雌们重点保护起来了。

但是秋这口气松得有点早了。

萧玄是不想出门,但是宅久了身体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偶尔他会在天气特别好的时候,突起兴致去阳台晒晒太阳。

这个世界上就是巧合太多。

例如此刻。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对着镜子打领带,准备开启新的一天。

萧玄脚步慌乱的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明显刚刚睡醒,还迷迷瞪瞪的。

“大早上的这是怎么了?”

因为身在第五军团的保护范围内,秋没有往虫身安全方面想。

“外面……”

这两个字一出,秋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外面有什么能令雄主感到震惊的他一清二楚。

难道说雄主已经和第五军团的虫打过照面了?

短暂的平静生活就这样挥手远去了。

秋认命般的垂下眼。

但他还是故作冷静的询问道:“外面怎么了?”

"阳光幼儿园最近新出了一个对外招生活动,各项要求我们家虫崽都能满足,于是我就约了线上报名,刚刚收到了招生老师的短讯,说他已经到外面了!但是很奇怪的是……"萧玄话锋一转,颇为不解的说:“短讯是五分钟前发的,到现在都没有虫上门拜访,我还特意取消了房屋保护系统就怕没听到门铃声,而且我明明跟老师说过到了直接按门铃就行了。”

招生?

秋沉默了。

估计,那位老师正忙着接受第五军团的盘问吧。

虫神保佑,希望这不会给那位招生老师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老师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萧玄左思右想,最后只能得出这么一个听起来不太合理的解释。

但凡他稍微关注一下窗外的景色,都会发现那些巡逻的军雌们,也就能第一时间明白招生老师为何迟迟未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社恐雄虫拒绝吃软饭》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