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廷敬口中微抿一口茶,还来不及细细品尝听到姚卿卿的话茶水都漏了出来。

有几个伙计眼疾手快,连忙走了上前为宋廷敬擦干身上的茶渍。

姚卿卿屁股还没有坐热,只见宋廷敬控制着微微发抖的手走到面前,满脸殷勤问道:“姚姑娘说得可是真?没有诓骗老夫?”

这实在不怪宋廷敬这么说,先前的北方商人不也是说要将他那一船的香云纱买完?可最后又是如何?

宋廷敬每日眼巴巴的站在店门口等候着,周围的商铺不明所以还以为宋廷敬不知在何处结识了红颜知己成了望妻石。

姚卿卿望街口边藏着的宋清纭看了看,随后笑着道:“自然不假!只不过。”

宋廷敬的脸僵了僵,就连呼吸都放缓了,他胆战心惊问道:“只不过什么?”

生怕姚卿卿反悔,宋廷敬又是送上一些精致小巧的点心,又是派人给姚卿卿按摩捏腿。

姚卿卿顿时感觉不太妙,连忙伸出手制止,“只不过,我只剩下六千两银子,不知能否全然买下?”

“六千两?”拿着一叠香酥的蝴蝶酥的伙计微微一愣,“这价格着实有些低!”

如今香云纱确实廉价。然而那可是整整一船的货物啊。如若按照现在市面上的价格,那要将近两万两还差不多。

宋廷敬的脸也略微沉,他本以为姚卿卿涉世未深,想必定然不太会做买卖,到时候狠狠宰她一笔,她也浑然不觉。说不定,还会觉得自己捡到宝一般。

这样一来,宋廷敬不仅仅能应付得了外头的债主,自己还能攒下一笔钱留做小金库。

就算到时候得罪了姚尚书,宋廷敬也不怕。他们做买卖的只要白纸黑字契书一签,便是正经买卖。

姚尚书便是恼怒宋廷敬坑他的女儿,但也不能发作。若是日后借机报复,只会落下把柄。

再说了,姚府家大业大,宋廷敬本想着诓姚卿卿三万两便是的。三万两对寻常人家是多,可对于姚尚书府又算得了什么呢?

见宋廷敬沉默半天,姚姐姐站了起身,整理一番裙摆,“看来宋伯父是嫌这价格低了!,奈何我手头只有六千两,我便不打扰伯父了!”

姚卿卿谨记宋清纭的话,在砍完价的时候如若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那便径直往门外走。

她一一照做,就在快要踏出鲛绡坊外的时候,只听到宋廷敬大声喊道:“慢着!”

姚卿卿唇角微微一勾,鱼上钩了!

只见宋廷敬神情严肃,全然没了方才的热络。身边的伙计在其耳畔窃窃私语,宋廷敬咬咬牙,“既是姚姑娘,念着与小女清纭的缘故,老夫便允了!”

这个价格在外头是怎么也买不到的了。但宋廷敬想到,或许能用这个价格笼络姚尚书,到时候他只要给自己指一条明路,宋家或许能东山再起。

另外,债主实在是追得紧。更有债主扬言,若是再不还钱便让烧了他家宅子。宋廷敬本就胆小,这几日更是睡得不踏实。

这六千两怎么也能应付外头的债主!

姚卿卿这时候才从怀中掏出银票,她将指尖轻轻放在唇上将其濡湿,随后数了数银票,

“难不成是我记错了?怎么只有五千两?”姚卿卿面上着急,看着不像是假的。

宋廷敬这时候也急了,还没有从见到这么多银票的喜悦中抽离,一听到姚卿卿的话他甚是慌张。

那可是一千两啊!

可姚卿卿数了数,结果还是只有五千两。她略带惋惜道:“或许当真是我记错,原来我只有五千两。不知宋伯父可否通融通融?”

宋廷敬倒吸一口冷气,可到底不好在外人面前发作,提出法子道:“要不然姚姑娘日后再让人将那一千两送过来?至于这五千两……”

他露出贪婪的神色,一双手想要将其收入囊中。只是手悬在半空中,什么也没有抓到。

姚卿卿将银票折叠好,为难道:“宋伯父这不是折煞我吗?我手头上总共就只有五千两银票,听别人说这些香云纱日后定然会涨价,我这才全力一博。为此,我谁都没有告知。倘若让父亲他们知晓了,我……”

宋廷敬嗤之以鼻,香云纱还会涨?若是要涨,他怎么没有收到消息?

更何况,他这批货都快要烂在手中了,都没有涨价,日后定然也不会涨价。

他倒是想,若是有钱也去进一些蚕丝制品,如此他们鲛绡坊也不至于冷冷清清!

可到嘴的鸭子就要跑了,宋廷敬怎么能轻易放过?他耐着性子,温声问道:“那姚姑娘想怎么样?”

“我想用这五千两买下那一批香云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贤后不贤(双重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