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锦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栖寒光面带微笑,和颜悦色地请这十几位年轻修士在庭院稍待。

然后极为恭敬地朝向楼观星:“师父,弟子有要事相商,还请屋内一叙。”

刚关上门,设下结界,楼观星便带着一丝不安问:“光崽,你可是在怪为师没提前和你说?不经你的同意就想带你走?”

“岂会?”栖寒光已经心平气和下来,“师父行事虽然向来放荡离谱,但一定有你的理由,且绝不会做对徒儿不利的事情。”

她更关心一件事:“只是林清承与君倦雪的婚约尚在,我担心清承能否抵抗到底,也和她承诺过会尽自己所能帮她,如何能一走了之?”

楼观星闻言摸摸她的头,目光温软:“光崽放心,林清承有仙缘,而你已经助她引气入体。”

“我?”

“为师有在她体内发现灵食的痕迹,想必是光崽请她吃的。普通人吃这些灵力浓郁的食物顶多身强体壮些,但对有仙缘的人来说,就是难得的踏入仙途的契机了。如今林清承已然练气一阶,在凡人之国皆无忧。而且为师没算错得话,天玄门每五十年来人间选徒的队伍不日便将到达此处,至于她能不能拜入仙门,就看她的造化了。”

栖寒光放下心来。

如果清承能拜入仙门,婚约自然容易解除,即使不能,以她现在的能力也足以不被抓回去。

关心的事情解决了,栖寒光也有些松懈下来。她瞧了眼自己对面正襟危坐的楼观星,慢慢开口:“师父真的不和徒儿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所谓的回宗,又是去哪里?”

虽然她不怪罪,却也需要解释。

“光崽在凡人之国打下的基础已经牢固,又已无牵挂,自然无需再在人间蹉跎,回门派更有利于你学习。至于我们要去的门派,”楼观星顿了顿,尽量语气低调,“不过区区天下第一宗,清正宗罢了。而为师不才,正是隐眠君。”

清正宗隐眠君?!

栖寒光着实吃了一惊。

试问整个修真界,不,别说修真界了,全大洲,有谁没听说过隐眠君的称号?五千年来当之无愧的全大洲第一人,不仅修为已经大乘期大圆满,几乎半步飞升,而且炼丹、炼器、制符、卜算等等无一不精,至今无人知晓他究竟是哪种类型的修士。

不过这些虽已足够惊才绝艳,但如果只有这些也就顶多被修士们憧憬崇拜。真正让全大洲的人们都铭记他的,还是三千年前的那一件事。

三千年前,魔尊夜追出世,率众魔修屠戮各洲百姓,天下怨声载道。修真界几乎所有的门派修士全部出动,却伤亡惨重。魔尊趁机屠戮了无数门派。后来,夜追甚至想要献祭这方世界,好踏破虚空而去。

那一天,魔尊夜追的献祭阵法已经形成,天下绝望之际,忽见天边快速飘来一道白色身影,他来到阵法前只是一挥袖,献祭阵法便彻底被销毁了。

魔尊怒极,举剑便刺。

而众人只见白衣白发的仙君垂眸默念了什么口诀,蓦然拔剑出鞘,猛地一挥——

眨眼间挑落了夜追手中魔剑,同时无数道白光将夜追彻底笼罩。不过几个瞬息,白色光团就变得只有巴掌大小,飞往大洲外的天之角,被彻底封印在这片苦寒之地。

魔尊被封印,魔修们不成气候,逃窜离去,在南洲一隅建立魔界,自生自灭。

天下重归太平。

而仙君像他来时那样,毫无声息,不知何时离开了。

那一天实在太过震撼,后来人们打听到那位仙君原来就是清正宗的隐眠君,渐渐地就开始流传出一句话来。

魔物不出,仙君隐眠;

魔物既出,一剑封天。

哪怕后来,隐眠君三千年都不曾出现在众人面前,人们也从未忘记那次传说,提起隐眠君皆是无比崇敬。

栖寒光也曾对这位隐眠君的事迹格外印象深刻,甚至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大能,为天下众人尽可能出一份力。

只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隐眠君竟然就是她师父?

仙君惊才绝艳,师父躲在她身后用瞬移符跑路。

仙君一剑封天,师父算命摆摊自称楼半仙。

这俩真的是一个人???

栖寒光再一次幻灭了。

对隐眠君的幻想也破灭了。

要知道,全大洲不知道有多少人猜测隐眠君取这个道号的含义。也不知道提出了多少种高深的猜想,甚至出了好几本畅销书。其中有一个最得众人一致认可:这是仙君在表达他“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崇高理想。

栖寒光曾经也非常认可,且格外憧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