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离鸢迟疑地转过头。

常胜一叹:“果然……你并不知道,这可是整个轩辕军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呀!族长他从以前到现在,每每受伤都只会一个人待着,不让人照看,也不许人靠近,除非重伤昏迷,否则即便是睡时他也会全身戒备,像头孤狼一样独自舔伤。”

“可,可是……”

离鸢张着嘴,想说:开什么玩笑,以前那么多年,他受了伤不都是……

常胜却先她一步堵住了没有说完的话:“只有你例外,宝儿,只有你是例外……这么多年,真正见过族长伤口,并能在他受伤时还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你,现在你能明白应羽的激动了么?”

离鸢的瞳孔蓦地放大,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是铁了心要把他刷成一个痴情难改的形象么?

可转念一想……

自己从前在北海,似乎还真的在某本野史中读到过类似的内容,说是上古的那些英雄们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怪癖,而东皇帝君那一页,只有极为敷衍了事的一句话:从不在任何人前展露伤口。

所以……这竟是真的?

而且那家伙还莫名其妙的把这怪癖带下了界!?

然后……

没有然后!

离鸢,你清醒一点!

那个人是东皇帝君,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为天下葬心的东皇帝君!

少典只是因为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也只是帝君的一世,转瞬即逝的一世,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应羽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族长他……是真的情况不好,外伤什么的还好说,主要是那些内伤旧疾,柃木说已经伤及心肺,族长又一直不让他看……”

离鸢慢慢的低下眼睑,再不让那双眸子透露出任何的心思,“……那为什么不去找我?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哪儿么?”

常胜深深看了离鸢一眼。

“因为族长不让,说是在你自己愿意回来之前,不许我们任何人骚扰你。”

离鸢深吸一口气,这一刻竟无话可说。

于是常胜继续道:“宝儿,你是知道族长的,从小到大,他从不曾勉强过你任何事,这次也是一样。所以应羽再着急,也只能近一两年才能调动斥候军,隐晦地给你透露些许族长的消息,这还是族长放了水的……可能连他自己都知道,五年,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

离鸢慢慢的闭上眼睛,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了……

五年了,她生生在自己的心上磨了一层厚厚的茧,以为再不会惧怕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却不想现实偏要这样一条条地将它撕开,不遗余力地去嘲笑她所做的一切。

好!她承认!

她承认自己是动心了,对那个青梅竹马,给了她这一世最大宽容的那个男孩动心了,可那又怎样,也不过只是……一时心动而已啊。

未来那么长,这样的一时心动,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不过是想护着自己,不让这转瞬即逝的一世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怦然心动影响到未来无尽的岁月……

怎么就不行呢?

他怎么能这样!?

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是他,是他轩辕少典,而不是天上那个曾经与天地共生的东皇帝君……怎么就偏偏要拿少典这短暂的一生来撕扯她呢?

太……过分了!

离鸢冲进少典军帐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给自己换药。

察觉有人闯入,他会本能的掩伤、防卫,却在看见是她之后,眉宇间多了几丝了然,几份放松……

这些细节她以前真的从未注意过。

可此刻看到了,她也并不觉得高兴!!!

久别重逢,没有相顾无言的遥遥相对——因为离鸢压根不与他对视,只是想也不想就走到他的身前,接过他手上的一切,掀开他的衣领,看着那条已经沾满鲜血的绷带……

少典任她为之,眼巴巴盯着眼前这张足足五年没有见到的脸,久久没有回神。

两个人的一切都太自然了,自然的仿佛从前每一次他打仗回来时一样,仿佛……两人并没有分开这五年一样。

离鸢一点点地解开绷带,看着眼前这白皙的胸膛上平白增添的那一道道错综复杂的新伤疤,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又将它吐露出来,可心中的郁结却是更甚!

“你这几年挺忙的啊。”

突如其来地一句让少典瞬间回神,有些拿捏不住她的用意:“……还好吧,也不是太忙。”

离鸢却恼得很:“不忙你能身上多了这么多道疤!?一个个鲜活伶俐地,觉得好看是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十世帝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