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崽心声泄露后,炮灰全家杀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找书网zhaoshuxs.com

赵弘准四下巡视,可除了小胖子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余人在。

而且刚才那声音也不是这小胖子的。

奶声奶气的。

他低头眼睛直溜溜地看向怀中奶团,难道是这小团子?

“堂兄这是怎么了?”

小胖子瞧着太子眼了眼,好奇地问了句。

“没事,许是前天出宫狩猎有些累了,不知老相爷在何处?我父皇有东西要我交给他。”

“我外祖父在书房呢,我大舅舅也在。”

“大将军也在?正好好久没见他,倒是有些话想和他说。”

太子有些惊慌地将奶团子交还给了小胖子,心中一直在想着刚才脑中响起的话,自己的身体活不到今年春节?

这时,姬安宁抱着赵弘厉也来到了前厅,正好撞见失神的太子。

“见过太子殿下。”

“婶婶不必多礼。”赵弘准这才回了神,反手又掏出一块玉佩放在她怀中奶团身上,“这是给堂弟的见面礼,哦,堂妹也有。”

怕姬安宁不收,赵弘准还特意补充了一句。

“谢过殿下。”

“本宫还有些事情找老相爷,就不与婶婶多聊了。”

“好,我父亲就在书房,颂芝,带殿下去书房找老爷。”姬安宁唤来颂芝,他也好奇,太子一个人跑来,怎么也没有个人引路。

“殿下,这边请。”

颂芝行了一礼走在前面带路。

而此刻书房中的爷仨还在议论着究竟是谁模仿太子字迹的事情。

***

再回靖王府。

赵元洲坐在前厅,脸都绿了。

底下府上除了王晴之外,两名侍妾跪在那,身后一群丫鬟小厮跪着瑟瑟发抖。

“你们一个个胆子不小啊,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告诉我,让本王丢了这么大的脸!”

三夫人徐氏跪在那:“妾身这几日就待在佛堂念经礼佛,祈祷王府一切顺风顺水,并不知道此事。”

四夫人张氏附声:“妾身这几日受了风寒也待在院中未曾出门,也不知道此事,王爷近日都在柳氏院中,她肯定知道此事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她没有将此事告诉王爷。”

“你闭嘴!”

赵元洲一声厉喝,“高要?高要!”

“回王爷,高总管去相府找夫人了!”伺候身边的小厮小声回道。

“哼!那你记着,府上所有人扣除三个月月银!”

“奴才记着了。”

小厮嘴上答应着,可心中丝毫不慌,还三个月月银,大夫人回来要是知道我们都没告密,别说扣了,说不定还会赏呢。

赵元洲丢这句话,起身往后院走,这一路上的囍字看着让他心中大为恼火,随手就扯下几张。

后院德太妃坐在太师椅上黑着脸,身边一名同样黑着脸的嬷嬷。

柳如烟站在她右手边捂着脸不敢说一句话。

待赵元洲到了,柳如烟才带起了哭腔,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

方才自己一直想与这老巫婆搭话,可这丫的一直黑着脸不说,自己还被那嬷嬷给来了一巴掌。

说是教训她多嘴。

“王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木子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