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秋又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也只能这样了。”

春意老下线后直奔蓝河战队。

作为蓝河战队的后勤部部长,虽然需要处理相关事务,但比较清闲。

没想到这次他火急火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刚出电梯就看到了训练结束的黄少天。

春意老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看没看到你们队长?”

“好像去下面视察了……”黄少天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拽回了训练室。

“快把你电脑打开,给你看个东西。”春意老急匆匆的。

黄少天刚打开电脑,春意老就插上了u盘。

“你看,这个叫君莫邪的人,昨天在神之领域和绕岸垂杨决战,先不说赢了,就光看他这几个连贯的招式,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你在战队呆了那么久,多多少少也能认出几个选手的操作吧?你帮我看看。”

“还有个君莫笑,这两个家伙简直在十区掀起了一片天,我真是头疼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黄少天认真浏览起面前的录像,刚看了一半就认出了这家伙。

虽然顶着一个竹烟霞的id,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秦牧。

不过上次那家伙可是和自己说了,不让自己告知别人。

这下战队和朋友双重压力直接落了下来。

春意老还在旁边嘟嘟囔囔的抱怨,巡查的喻文州就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楼下的小孩都被你吓到了。”喻文州神色淡淡的走了进来。

“还不都是昨天的事,你也知道我去十区开荒了,但是最近总有人刷副本记录,我们工会的人都被打了措手不及。”春意老苦着一张脸道。

“不就是去开个荒,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多么辛苦的事。”喻文州调侃了句。

“那也不看看对上了谁,我刚已经让劭天帮我看了,你再看看,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春意老忙着将喻文州推向椅子。

这可把黄少天高兴坏了,自己本来就不想在这里呆着。

等下两个人再说说,估计苗头就要锁定到自己身上了。

春意老不知道,但是喻文州肯定清楚自己和秦牧的关系。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那你们慢慢看,我去买两瓶水。”黄少天喜滋滋的向门外走去。

但还没坐下的喻文州已经看到了竹烟霞的两波操作,“枪炮师?”

随后他扭头看向已经半只脚迈出去的黄少天,“劭天?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坐下一起再看看吧。”

黄少天整个人都耷拉下来了,四肢垂在身侧,有气无力的走了回去。

春意老看到这副样子倒是有些好奇,“这是?”

“没事,我们先看录像。”喻文州倒是不着急问出个结果。

画面再次转到了最后的那两个衔接技能,竹烟霞的人物直接扔掉了玫瑰重炮,换成近身肉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