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若梦》转载请注明来源:找书网zhaoshuxs.com

“她的女儿?就是她么?“呼师兄指了一下在一旁抽泣不已披头散发的二梅问到,“是的,二梅也已经在这里做工好几年了。”王管家急忙躬身说到,“我觉得可以,不知拓兄意下如何,因为这个决定还需要拓兄来拍板做决定。”“嗯,她的女儿到也可以,不过这几天里就需要王管家你多费心,毕竟你也知道现如今时机特殊,我可决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持剑那人冷冷说完,王管家立马接着说到“老朽晓得,老朽晓得。”

“把这里清理干净,除过做工的下人所有人全都即刻撤出去,不得延误。”呼师兄一声令下,很快的那波人便全都撤离了出去,只留下了王管家和一众惊魂未定的下人们。“全都散了吧,别在这杵着了。”王管家挥挥手也将凌泉他们都赶回去,唯独留下二梅将她带去了纤婶之前的那个院子。

回去的路上,凌泉只觉得自己心里很是烦闷,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或许是那妇人的死又或者是今晚发生的种种以及自己差点被卷进这场风波卷里去,总之凌泉走了一路,心里的那道重量却始终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想不明白那个黄脸妇人为何要潜入这内宅当中杀死纤婶,还有她临死时说的那些话,着实给凌泉带来了很多的震撼。可就算纤婶死了终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出来,经此一事自己只怕就更难去探查拓老怪的情况,或许最终也只能等拓老怪彻底陨落,一切尘埃落定这绝殇城的乱局才能算完全明朗。

算算时间凌泉来到这里已经十余日,距司徒家给自己的时间还有五天的时间,凌泉心里焦急不已,想要找到探查拓老怪的其他办法,实在不行或许就只能再闯一次祠堂。而二梅接替了纤婶之后,并没有像纤婶过去一样每天一早就拉着大伙去训话,又或许是丧母哀思之后竟接连两天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二梅为人素来柔和,所以对于她的不幸遭遇凌泉打心里也很是同情。

可是就在第三天下午正当凌泉和聋叔巡街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一道浓烟直冲而起,看其方向竟然是祖宅的位置。大火烧的很猛烈,很快内宅的所有人便全都察觉了,下人们不出意外的再次被赶到了一起,只不过这次是凌泉刚来这里的那个大厅,而拓家的高层则忙着去灭火调查情况。“怎么会突然走水呢,当真是奇怪。”下人们聚在一起惶恐不安的窃窃私语着,“二梅,你可知道祖宅那里为何会走水,若今日祖宅真的被毁?,咱们几个可就是死罪了。”“是啊,这可如何是好,大伙儿得赶紧想想办法,否则就活不了了。”“二梅,如今这里你当家,待会儿你替大伙儿求个情,多说点好话可好?”…

众下人们围在二梅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却见二梅抬眼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不禁冷笑到“你们慌什么,祖宅被毁他们高兴还来不及,现在又哪里有功夫顾得上为难你们,要么在这里好好呆着等死,要么就趁这个时机赶紧逃命去吧。”“可是…我们在此多年又能逃去哪呢?”一旁有人哀叹到,“是啊,二梅你快想想办法,我们这些下人你也都清楚哪有胆子放火烧祠堂啊”。“哼,呆在这内宅的人你们原本就是都要死的,只不过事出突然现在给了你们逃命的机会。既然你们都不敢走,那么你们就快看看这里还有谁没有过来,要想活命的话此刻就需要口径一致,将过错都推到没来的那个人身上。”二梅说完便立马有人接着说到“阿源没有来,阿源刚才还在砌墙呢。”“那么待会儿你们就说看见阿源行迹鬼祟,怀疑就是他引的火,这样或许你们能有一线生机。””二梅毫不在乎的说到。

凌泉看着眼前冷漠不仁的二梅不由心中感慨,原还以为二梅是一个心慈善良的人,没想到遇上危难她竟也这般狠辣,自己终究还是看错人了。就在凌泉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的聋叔却在这时小心的拉了一下凌泉的衣袖,凌泉有感回过头却听到聋叔小声的说到“这个二梅不对劲,你要离她远点,不过她刚才说的也对,趁现在外面一团乱你还是赶快逃出去吧。就在茅房左上边的墙顶处有一根空心的柱子,它能一直连到了外城,到了外城你可以再想办法逃出去。”没想到聋叔在这时竟会对自己说这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风吹流樱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