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反派女配的炮灰丫鬟》转载请注明来源:找书网zhaoshuxs.com

明月妃的话,让秦施放宽了心,她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对了,月妃姐姐。”秦施担忧地问了一句,“那可怕的邪魔,最近,是否有踪迹?”

明月妃摇了摇头,神色间也有丝担忧:“不知。”

“嗯?”

明月妃也有丝疑惑:“自那日钟声敲响之后,那邪魔,就好似不存在似的,完全消失了。”

“消失了?”

“不错,云城各个地方,都没有出现大范围死人的事情。因此,云城城主,和长老们,都放松了警惕,还有人认为,那邪魔早就已经离开云城了。”

“离开了?”秦施却莫名觉得,事情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原文已经乱成了一片,但按照各个城池毁灭的时间来看,第一个,便是酆城,第二个,便是云城。

如今,酆城已经乱得差不多了,云城,还远么?

秦施委婉地提点了一下:“月妃姐姐,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那邪魔嗜杀,一出手,便将酆城毁灭了大半,如今,那邪魔来了云城,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明月妃心中也很忧虑,小声道,“我师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

明月妃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与秦施说关于她师傅的事,只委婉地说了一句:“我师傅他,不是个……他,要我早日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献祭的准备。”

“嗯?”

这献祭一事,特别是明月妃第二次提到之时,总让秦施耿耿于怀。

她虽不知这事是好是坏,可她不知道,总有人知道。

秦施眼神一闪,准备找人去询问这献祭之事。

夜晚很快来临,秦施刚洗完澡,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她将发髻取下,正准备睡觉时。

却恍然间,在镜子中,看到了某个黑影。

“嗯?”秦施心中一窒,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又没有黑影了,定然是她,看错了吧。

不信邪的秦施,又从怀中取出明通镜来,假装自己在照镜子,这一看,顿时将她吓得冷汗直冒。

这镜子之中,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秦施便知晓,这是有邪魔,找上了她了。

可是,这不是云城宫殿之中么,这么安全,怎会有邪魔来此呢?

况且,怎么好巧不巧,找谁不找,偏偏却找上了她?

更令秦施感到惊悚的是,此时的她,虽有照妖镜,可却失去了金箍棒,对上邪魔,毫无胜算。

她该怎么办?

秦施装作未发现的样子,而是自顾自地照着镜子,声音有丝紧张道:“今天的我,还是这么美啊。”

她自言自语,努力平复好心情,又咕哝道:“月妃姐姐,说好了今日要来找我聊天的,怎么还没来呢?”

说罢,她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出了什么好主意,自得道:“既然月妃姐姐不来找我,那我便去找月妃姐姐谈天。”

便收好镜子,笑眯眯地取了一本书去,那上面,赫然是某不可描述的抽象画。

秦施敏感地发觉,就在她取出这本书之后,周遭的空气,好似都变冷了几分。

她心脏剧烈一跳,知晓,那邪魔,定然是来到了自己身边。

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秦施兴高采烈地转身。

她蹦蹦跳跳走到门前,看着这扇门,眼中有着劫后余生的亮光,曙光,就在前方。

秦施右手一抬,正准备拉开这扇门时,整个人,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定住了,呆呆地杵在了原地。

她眼中的亮光还未散去,惊恐,便从灵魂深处,浮上眼中。

该死,那邪魔,定然在玩弄她,戏耍她,就是要见她眼看光明,却瞬间被拖回黑暗的可怜模样。

若是,若是……

秦施整个身子都小幅度颤抖起来,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仿佛被什么冷冰冰的怪物给缠上了。

这种冷,并非是身体上的冷,而是来自于灵魂,让她感到一阵惊悚的战栗感。

秦施有种预感,自己可怜的小命,恐怕要即将交代在此处了。

身后的可怕东西,缠得越来越紧,甚至,从身后缠到了前方,仿佛要将她的每一个地方都缠住。

身上传来一股紧绷的感觉,秦施惊悚地垂下眼,只看见自己的身前,有一团诡异的雾气。

便是这诡异的雾气,将她缠绕至此,甚至,还有不断往上的趋势。

这雾气,莫非要将她的脸部缠绕,要将她活生生捂死么,真是可怕的东西!

秦施忍不住张嘴,想发出一丝声音,可出口的,确是仿若要被冻死的呢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芝麻修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