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中医院,代表天海中医最高水平。

有华文雄这块金字招牌挂着,中医院上下倍感荣耀。

只是,今天华文雄被难住了,被一个自称“韩医”的家伙,一个叫做朴志国的家伙难住了。

朴志国此刻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华文雄。

“华老,您可是天海第一神医啊,怎么?这个小问题就难住你了吗?”

华文雄额头上冷汗越多,朴志国心里就越爽。

前一天,刚刚被陈平安压制,今天就把天海第一神医给比了下去,这让朴志国心情无比舒畅。

将来自己还要战胜大夏国第一神医。

将中医狠狠踩在脚下,告诉全世界,韩医才是主流!

韩医才是真牛皮!

韩医才是世界医学的起点!

“唔,这个……这个等一下,我把我师傅请过来……”

华文雄支支吾吾,看着手中的小纸条,臊得老脸通红。

这个病,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哦?华老还有师傅?你师傅恐怕得有九十岁高龄了吧,还能走得动道吗?别老糊涂了啊。”

朴志国冷笑讽刺。

这个病例,他研究了很久很久,医学上基本上是无解的。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答案。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师傅他……”

华文雄一听,面色猛地一沉,就要同朴志国理论。

然而,恰逢此刻,办公室的门却被人推开了,华文雄转过头一看,顿时一喜。

“师傅……”

“唔。”

陈平安点点头,目光落在朴志国身上,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你!”

朴志国端起茶杯刚要喝一口,一看清来人,顿时懵了,手里一颤,滚烫茶水落入裤裆。

朴志国疼得原地直跳。

“哟,这不是来自棒子国的韩医吗?我是肾虚,你可别直接把毛给烫没了啊,就你那小鸡儿,够塞牙缝吗?”

酒鬼对朴志国恨意满满。

肾虚之仇,不共戴天!

“你,你是他师傅?”

朴志国脑子里浮现出,昨天陈平安带给自己的震撼,还有羞辱,一时间竟莫名心虚起来。

因为昨晚、今早,朴志国都为李正贤做过检查,也再三跟李正贤确认过,李正贤的偏头疼确实没有再复发了。

“有问题吗?”

陈平安挑眉瞄了一眼朴志国,随手接过华文雄递过来的字条,“嗤”的一声笑了。

“这就是所谓的医学难题?”

朴志国被陈平安的笑容给刺痛了,一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搞出来的病例,难倒了无数中医西医,甚至一些顶尖高手!

朴志国的自信又回来了。

同时,要顺便找回昨天丢失的面子,最好是能将陈平安的针灸之术给骗出来!

唔,以后针灸就属于韩医了。

算盘打得很响。

“你就不能出点高难度的吗?”

陈平安微微摇头,顺势往沙发上一坐。

“少废话!”

朴志国冷哼道:“今天有能耐,你就解决这个医学难题,而不是在这里呈口舌之利。”

“靠嘴,可治不了病!”

反唇相讥,朴志国也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狱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