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的四目交投,竟然比方才惊雷般的大吼声威力更甚。

和尚呆在当场,脑中一片空白。

幽幽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拼命往他鼻子里钻。

他竟然分不出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

心中竟然升腾起一个荒谬绝伦的感受:腰肢好小,好软。

下一刻,黄钟大吕般的巨大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

“你已破戒!”

无数的声音叠在一起,震得和尚如遭雷击。

即使是做梦,梦见这样的荒唐景象,也是他禅心不稳。

他蓦然放手,好似手里握着的是滚烫开水。

玉京覆在他上方,两人间仅隔了一个拳头距离。她失去支撑,顿时,玉山倾倒,直往和尚身上倒去。

和尚猛然往身侧一让,一个鲤鱼打挺,自干草上站起,合什道:“阿弥陀佛。”

他这一声佛号,贯注了真力,想要警醒不该沉沦的两人。

玉京跌在竹枕上,看不见脸,只传来似有似无的呜咽声。

听得呜咽,和尚下意识伸手,想要扶她起来。

但,立即又想到那四个沉甸甸的字,他冷硬起心肠:“贫僧早就说过,贫僧是出家人。公主……”

他话还没说完,竹枕上,玉京抬起了脸,仰望着他。

小小的脸上,灼若云霞,好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花。

每一分,每一寸都浮着艳光,美得惊心动魄。

那双盈盈秋水,并没有泪珠。

她的目中都是茫然之色。

她整张脸,魅惑难言,但偏偏脸上的神色,同目光一样,痴痴惘惘,如同一个天真的婴孩。

和尚吃惊道:“玉京,你蛇毒又犯了?”

她也不回答,只是痴痴地笑。

和尚心中更加吃惊。

他昨日明明替她逼出了蛇毒,就算不能痊愈,也会缓解许多。

怎么现在看来,反倒比昨夜症状更加厉害,连神智都再次被侵蚀。

和尚哪里还会苛责她。

他这样的杏林大国手,也不由叹了口气。

人在荒岛,连药材都不齐全。想给她逐一配药,挨着方子尝试解毒,都不可得。

他看她肌肤如同晚霞流波,就知此刻,她定是又灼热难当,奇痒难耐。

刚刚梦中的行径,她自己也不知情。

和尚走了几步,将昨日凝结的冰球,拿到空地。

经过一日一夜,冰球已经融化了好些,只剩一个蹴鞠大小。

他唤:“公主,你请过来。”

冰球滴水,如果原地给她降温,好容易将干草和竹枕都浸湿了。

那这两日,就没法睡了。

和尚想到这里,猛然全身一震。

一双素来浅淡的眼睛,染上惊骇之色。

整个人呆若木鸡,连手中冰球的冷,都感觉不到。

竹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找书网【zh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尤物与圣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