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山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找书网zh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

“愣着干什么?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一声不耐烦的轰辇将她拉回现实,宋微尘忙不迭摇头,表示自己只是没见过世面,被这繁盛景象乱花迷人眼。

“还不滚进去!难道要八抬大轿请你不成?”为首的面具男没什么好气。

宋微尘依言赶紧低眉顺眼进了玄女阁,无论如何她今晚必须老实,能让他们放松警惕的机会充其量只有一次,且显然不是今日。

.

坐上玄女阁的雅席,她快速瞥了一眼台下,乌泱泱竟许多人,与望月楼的热闹程度不遑多让。

其中绝大部分带着客标面具,也有少部分鬼市自己人,押解自己的四个男人混迹其中,把她看得死紧。

宋微尘手心忍不住出汗,倒不是紧张,而是她需要快速决定弹什么曲子——既不让无心者生疑,又能让有心之人把信息传出去。

万一自己运气好,司尘府的暗桩就在这台下也说不定。

略一思忖,一曲由宋代黄庭坚所作之古曲《黄云秋塞》从她指尖流出,稍稍懂曲之人都知道这是一首塞外思乡曲。

她分明是在暗戳戳给那几位大佬发坐标——边塞荒蛮,平阳万里,翘首秦川,思归故里。

.

一曲毕,面具男示意她打道回府,宋微尘虽想逃之心呼之欲出,却也不敢做丝毫耽搁,乖乖随行离开。

刚出三号诡洞就听得身后有人叫她,“姑娘留步,曲子弹得真好,让老身思乡了。”

宋微尘转身看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看装扮非客,那便是鬼市中人了。不知底细亦不敢造次,随即浅浅一笑,徐徐欠身一拜当是对她褒赞的回礼。

为首面具男见来人抱了抱拳,看样子很是熟稔,“黄阿婆,您今天好兴致,也来听曲了?”

“你们十三让我来的,说是今天有头牌,他倒是没说谎。”

“您是要回家吗?一起吧,我们正好也护您一程。”

那为首的獠牙面具男对老妪倒是体恤和顺,宋微尘笑笑,看来面上再如何青面獠牙也都是有血有肉之人,只不过仅仅对有限的人有血有肉罢了。

而人只要还有血肉,就必定有弱点。

只要有弱点,她就有逃的机会!

.

“姑娘你是哪里人?”

宋微尘想了想,用口型说自己是青山村人,家里还有个妹妹叫陈宝儿。

见她已被祛音老人一愣,不可置信看着獠牙面具男,“这,这姑娘是?”

“嗯,货。”

“十三的货?”老妪忍不住一再确认,“唉,这么好的一双手,能弹这么好的曲子,可惜了!”

“这十三也是,好好开他的玄女阁不好吗,非要跟着十四瞎掺和!”

“黄阿婆,您老又糊涂了,十三爷一直干得都是这个营生,开玄女阁的是三叔,这些晚辈的事,您就别操心了。”

“年纪大了,年纪大咯!”

黄阿婆摇摇头,爱惜地握住宋微尘的手。

“想当年,我也有这么水嫩的一双手,闲来也爱给当家的弹上两声。只不过我弹得不好,当当家的倒是不弃,一味说着喜欢。”

.

“黄阿婆您家乡在哪儿,离这很远吗?”

宋微尘用口型反复说了几遍,又连带着手脚比划,老妪终于看懂了她的意思。

老人抬头看着岩壁,似乎在看一处很美的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